电气院:放飞——一位父亲的离行日记

这篇文章,是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2017级一名新生家长送完儿子离开长沙的所感所想,作者秦子虚先生,现为潍坊日报社记者。

当在家长群看到这篇文章时,学生助理们已红了眼眶,想到了自己的家人,想到了自己离家远去的场景,想到了自己一个人在离家乡千里外的地方读书……

这篇文章同样在家长群引起了共鸣,秦先生用其细腻的文笔,真情流露,道出了很多家长的心声——想要多陪伴你,又想要让你学会独立。

在征得作者同意后,决定把这篇文章发出来,希望每一位同学,都能在看完这篇文章后,给父母打个电话,告诉他们,“我自己可以的”。

以下是作者原文,仅排版,未作修改。

 

   

火车驶离长沙时,我一直坐在车窗前。

眼看着湘江、浏阳河、长沙城,还有城郊绿的稻田碧的池塘等景物一一闪过,接下来又驶过了一个又一个陌生的没有停靠的小站,不久岳阳城过去了,赤壁过去了,咸宁过去了,武昌过去了……

列车越往北上,我们便离得野风又远了一些……

夜渐深了,妻已在下铺睡着了。

我躺不住,从上铺下来,坐在车窗前,窗外是呼啸而过的江南夜色,除了偶尔闪过的几点灯火,什么也看不清楚……

但是,与野风一起在长沙的这几日,却历历在目——

第一天刚送他来湖南大学报到,全家一起去吃湘菜,我被辣得嘴都麻了,妻直接连碰都不敢碰,而野风却吃的热火朝天,越辣越爱吃。第二天妻因怕辣不敢出来吃东西了,我与野风在外吃了几家餐馆,合他妈口味的他就打包带回宾馆,他爱吃的就手机拍照记录下来,并说:“以后这是我上大学期间的餐点之一了。”

一一咱北方孩子爱上了湘菜,这也是野风与这座城市的缘了。

与野风爬岳麓山时,从东山门到南山门是漫长的山道,一般人极少能有一口气徒步走下来的。还未走了三分之一的山路,我们都已浑身大汗淋淋了,我几次对走在前面的野风喊休息会再走。他回说:“我妈坐的观光车已过去了,不用休息了呀。”就又大步流星地朝山上走去,不但一直走到了南山门,路上还转了景区的大部分景点呢。还记得他7岁那年,我带他参加徒步日照海滨的户外活动,他是其中最小的队员,路上走了两天三夜,不但他脚上磨起了泡,就连我的硬脚板都两个泡,半路上我说“走不动了咱就回吧”,他的回答像个小大人:“别人走到底,我也走到底……”

——他这一路坚持到底的执着,是我所欣慰的。

昨天下午,野风带我们去看他的宿舍。一进门,见刚报到的室友来了,他立刻热心地带对方下楼去领卧具等用品,接着又有同班和临班的同学过来找他交流,还有两位学姐送来了小礼物,并多次说有什么事尽管跟她们讲……年轻人一见,马上就熟络起来了。我们原本担心让他一个人来湖南太过孤单,现在看来有点儿多余了。

这不,儿子与我们下楼时,正说着话呢,身边一女生轻声问“叔叔是不是山东来的”,我们一下诧异了:“是呀,我们潍坊来的,你怎么知道的呀。”“口音一听就是,我是寿光的……”

——野风又遇上了一热情的老乡。

临离开长沙时,要再去儿子的宿舍一趟,我特地让他背了大行李包。妻心疼儿子,怨我不该将大背包让孩子背。可她怎么知道我的苦心:  我是让儿子承受一些他能担得起的压力呀——以后的日子,在这座城市不管遇到多大多难的事都要靠他自己,还有他身边的同学朋友师长相互扶持了。

……

夜更深了,车厢的灯熄了,儿子宿舍的灯也熄了吧,他睡熟了吗?做梦了吗?

现在又记起了他下午送我们上车时的情景: 他先轻轻拥抱了我,又去拥抱他妈,妻刚反应过来车就要开了……我站在车窗前向他挥手,见他也在车外边挥手边向我拍照,车提速了,不知他的手机是否拍到我潮湿了的双眼——我们就这样将野风一个人留在了湖南——再回头看妻,她也在转身拭她的眼……

就这样,我们放飞了——野风,天高任鸟飞,看你的了!(原文作者:秦子虚  审阅者:聂珠卉